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意马前行--意大利南部、马耳他二十一天行记篇一:罗马,非著名景点

2022-12-11 15:55:51 2627

摘要:三十年前,世界的尽头就是上海南京东路尽头的国际饭店,一条马路的长度决定了我的世界观,即便仅倒退十年,“世界”这个词也只是一个多少显得抽象的名词,对于我来说“世界”好比古代中国,看上去很美,但去世界的另一头等同于天外飞仙。那时的我怎能可以预见...

三十年前,世界的尽头就是上海南京东路尽头的国际饭店,一条马路的长度决定了我的世界观,即便仅倒退十年,“世界”这个词也只是一个多少显得抽象的名词,对于我来说“世界”好比古代中国,看上去很美,但去世界的另一头等同于天外飞仙。那时的我怎能可以预见到现如今只要每年几个大一点的节日,全世界布满了中国人,拿一个地球仪过来,用放大镜凑近就能看到这个圆圆的球体上几乎每个角落都闪动着黄皮肤与黑头发。

离我第一次出国已经过去了八年,我曾经空前的兴奋:世界如此之大,任我再怎么走它总有我没有去过的地方,虽然,即便我现在停下,所到之处也已大大超过父辈的想象。而且,无穷大的世界还在我的脚下,象蓝印花布一般花团锦簇。虽然并没有去过很多国家,但以往有意无意的高调出行曾经引得老家的父执疑惑的问过我,世界有多大,你是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外面?

——有时间,你们也应该出去走走,现在出去多方便啊,都出去吧,跑的越远越好。

“向世界出发,越走越远”。

去世界吧,即使,忽然想起多年来从记忆里消失的那些人:小学同学遗走他乡,曾经的师长远嫁海外,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是搭船还是坐顺风车?

去世界吧,我已经走了八年,脚步越来越快,好像停不下来的感觉,如果走出去意味着开阔、自由和放松,那所有人都知道要出去走走透透气,放松的对象既有我们的大脑,近两年还增加了自己的两个肺。时候一到,我们纷纷离开星星日渐稀少的大城市,转向寻找幽蓝夜空中镶嵌的水晶石。等过了两周,在人行天桥上打着被污染的喷嚏,边走边怀念田野里无以计数的负离子。

去世界吧,世界早已因为年轻人而动了起来,古语说父母在不远行,但现在谁家的子弟如果还无所事事的晃荡,成天守着家里过日子,那就会被白眼被歧视,他一定要在外面奔跑,无论远近,当然,最好能够去地球的对面,那里的人黑的黑,白的白,说着鸟语,唱着情诗。

今年去哪里,我早已想好了,离上一次去意大利已五年,那是有着大理石、圣殿、耶稣和大海的地方。我不信教,但我喜欢意大利,多美的名字,在遥远的地球另一端,但又不是远得让父母坐立不安。

吃饭喽,临出发前母亲不在抢看上海天气,而是手握遥控器努力寻找意大利的天气。

——飞机还是要坐很久吧。同行的人有几个男的?

——就两三周的样子,很快就回来了。

我开始看起电视里苍茫阴郁的野地生灵。

——妈,我想好了,明年带你们去一次意大利,还有伊斯坦布尔,你上次看了花样姐姐,不是一直念叨那里嘛。

就此结束话题。

公元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意大利时间下午3点,我在罗马的Fassi冰淇淋店点了三个冰淇淋球,一阵大快朵颐,此时,距离晚上不争气闹肚子大概还有七个小时的时间,当然,那时的我全然不会料到晚上如此狼狈。 Fassi位列罗马十佳冰淇淋名店之一,始建于1880年所以也是一家百年老店,地铁A线从中央火车站出发坐一站,出来再走几步路就到了。五年之前我也来过,故地重游,也不枉我之前在特雷维喷泉前所掷下的硬币。

罗马居,大不易。在booking里找心仪的旅馆,一直是规划行程工作与太太分工后她的专属领地。太太并不是喜欢奢华的人,住的地方方便出行,干净,空间足够就行了,最近几年再加上一条要有WIFI。只不过将这些基本求加于罗马住宿地之上,住宿预算便远超想象,最终选择了一处花名为“考欣别墅”的apartment,其实就是一处半地下室。有两个卧室,但,只有一个卫生间……

九月二十日晚十点到达罗马,机场巴士刚刚驶离,看在大包小包的行李,便奢侈一回叫了辆出租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