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古代志怪故事:隐身术,祈雨,甘陵异事

2023-03-30 10:44:26 2214

摘要:岭南蛮夷地区多异术,乾隆年间,山西人陈修齐到岭南做县令,曾遇到一件奇事。县城内某熏烤铺后院有一枯井,不甚深,上面用青石板遮盖。后来青石板挪作它用,好多日没放回原处。这一天,枯井里传出呼救声,伙计们飞奔救人,俯身下望却空无一人。众人正在惊讶,...

岭南蛮夷地区多异术,乾隆年间,山西人陈修齐到岭南做县令,曾遇到一件奇事。

县城内某熏烤铺后院有一枯井,不甚深,上面用青石板遮盖。后来青石板挪作它用,好多日没放回原处。这一天,枯井里传出呼救声,伙计们飞奔救人,俯身下望却空无一人。

众人正在惊讶,井底的声音说:“我因为奇遇而能隐身,不慎落入枯井,已经饿了一天一夜,望众位老爷施以援手。”众人面面相觑,怀疑遇到了妖人,不敢轻举妄动,赶快报官。

陈修齐亲自到场,让衙役缒下渔网,命隐身人钻入网中。果然,渔网一阵抖动,似乎裹住了一个人形物。渔网拉上来后,众衙役把隐身人摸索按住,连渔网缠上几十道绳子,抬回县衙。

百姓闻风而至,观者如堵,街上的店铺都打烊关门。陈修齐审问,隐身人供诉道:“小人程二,本是流浪汉,夜宿城外山神庙,在佛像空心底座中过夜。某天夜半,一个道士来到庙里,捧出一个瓦罐,施符作法。小人不敢出声,默默观察。

早晨,道士匆匆离去,似乎要去取什么东西。我猜想瓦罐中必是延年益寿的丹药,于是起身掀开,却是半坛清水。小人一饮而尽,逃到城里。却发现自己已经隐身。起初我大喜若狂,慢慢才发现不知道现身的方法,坠入无边苦海。

因为别人看不到我,走在大街上要时时注意奔驰的车马,凡是手持器械,或背负重物的人也要远离,以防被他们误伤。几次被人撞倒,差点被踩踏丢了性命,后来有人的所在我就尽可能不去靠近。

因为无法与人交流,金银珠宝也失去了意义。小人又不敢奸淫妇女,只是取些保暖的衣物,果腹的美食。只因贪恋熏烤铺子的美味,不慎掉落枯井。小人除了偷盗些衣食,再无其他罪恶,请大人宽恕。”

陈修齐起初想把隐身人收为己用,考虑后认为无法掌控,担心对自己不利。有心放他走,又怕埋下祸根,终是不安定因素。踌躇再三,命人乱棍打死。隐身人死后现出真身,四十多岁,头发胡须蓬乱,身穿一件薄绸锦卦,污迹斑斑。

古代故事里多次提到隐身术,道家典籍《抱朴子》里甚至提到了具体的方法。左手取青龙位置的草,放在彭星的位置上。然后踏禹步从明堂转入太阴,口里念咒:“诺皋,大阴将军,独开曾孙王甲,勿开外人……”

我(沧海一粟)有些疑惑,故事里的隐身术大多是吞符或服下神水,那么问题来了,是只能隐去身体,还是连带衣服一起隐去?如果连带衣服隐藏,那手持的物件是否也一并隐去呢?科幻电影中的逻辑比较好理解,要么是裸体隐身,衣服可见;要么隐身的功能在衣服上,藏在衣服下面的东西才能隐藏。

小时候对隐身术万分羡慕,看了上面的故事,才知道只能隐身不会现形的方法是十分危险的。

祈雨

山西张太守某幕僚会施法求雨。太守宴请下属的时候,同僚让他表演一下,此人起初不肯,众人一再强求。他只好简单设置一个法坛,掐指念咒,焚烧符箓。片刻后乌云堆积衙门上空,一阵细雨洒落下来。有人出院去看,墙外晴空万里,烈日炎炎。接着,此人又烧符念咒,云开雨收。

太守公子亲眼目睹,非常羡慕,多次哀求学习法术,此人坚决不肯传授。公子无法,伺机偷入他的住处,翻找到符咒,立刻到院子里,照看到的样子演示起来。

雨下了两个时辰还没止歇,公子开始害怕,想要逃走。忽然雨停,云彩露出一道缝隙,里面掉下几十条蛇,缠在了公子的脚上。群蛇张口乱咬,公子脚踝鲜血直流。幸好那个人回来,赶快作法,蛇才消失不见。这个幕僚因此辞职,不知去向。公子惊吓成疾,卧床几个月才痊愈。《醉茶志怪》

甘陵异事

供奉官宋缗被调派河北路七州巡检,公署在甘陵。故人赵某久贫前来依附,宋缗把他留下教子侄们读书。赵某的住处是前学政官卧室,在公署西侧。

一个月后的晚上,赵某刚要熄灯,一个美妇人推门而入,吟诵道:“郎行久不归,妾心伤亦苦,低迷罗箔风,泣向西窗雨。”赵某问她从何而来,妇人说:“妾身丈夫在这为官,后调派京城,把我留于这暗室之中,孤苦一人。回想以前,良人(丈夫)年少翩翩、满腹诗文,寒夜苦读只留我一人相伴。”

说着泪滴衣襟,又吟诵起来:“一自别来音信,相思瘦得肌肤小,秋夜迢迢更漏长,守尽寒灯天未晓。”赵某很同情,拉着她的手安慰,二人遂成偶。天未亮妇人辞别,约定晚上再来。临行前叮嘱:“妾身孤寂,看郎君也单身一人身处他乡,惺惺相惜,所以自荐枕席,望郎君保密,不然恐祸及彼此。”赵某连连应承,妇人还是神色戚戚,慢慢离开。

早晨,赵某开始教学,脸色苍白,提笔忘字。宋家子弟感到奇怪,问先生是否身体不适,赵某敷衍搪塞。

晚上,妇人果然到来,这次吟诵的是:“独依柴扉翠黛颦,伤嗟良夜暂相亲,如今且伴郎君宿,应为才郎丧此身。”赵某听了有些不高兴,说道:“为何出此不祥之言,让人心意不快。”妇人不答,和他同床共枕。

又到了早晨,赵某状态更是不佳,魂不守舍,言语无序。学生们把情况报告了宋缗。宋缗说:“必是晚上有事,不要声张,我亲自侦之。”

当天晚上,宋缗潜伏在赵某窗下窥视。只见赵某高烛踱步,似乎等待什么人。二更时一个美妇人飘忽而来,进到房内相拥欲就寝。宋缗大喝一声,闯入房内把妇人抱住,觉怀中身躯甚细,仔细观看,怀中是一木质灯架。宋缗当即把灯架烧掉,赵某还是精神恍惚,天亮就死了。

故事出自宋代《云斋广录》,情节新意不大,里面的诗还是值得一读的,遣词造句上也比晚清的志怪要好。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